2021年10月18日 星期一

您现在的位置: 网站首页 ->军情大观->查看明细

反驳吴怡农军队表演说 于北辰指没参透佛法

台海军陆战队操舟预演突击艇翻覆,造成2死意外,吴怡农直言台军队的训练长期以来大多是为了「表演需求」,而每年最大场表演就是汉光演习。台防务部门今(7)日回应,认为这样说法伤害所有官兵平日勤训精练的努力、成果,而吴怡农强调,肯定台军付出,但宣传跟练习、训练要有平衡。晚间更表示,演习的本质,应该是演练那些可能性高、派得上用场的项目。前542旅少将旅长于北辰反驳吴怡农,他曾经在演习计划单位工作过,实战演练会影响经济民生,在此前提下,台军现在能演习的场地早被缩减至极小化!于北辰指出,难道陆战队不想结合实战部署,模拟实战的演练吗?当然想啊!可是会惹民怨啊!会泄漏作战机密啊!这些都不是吴怡农当过兵就可以明白的啊!吴怡农在脸书自豪是士官退伍,于北辰分析,军人的事业在战场,每年的汉光演习,就是台军展现一年来「勤训精练」的成效总验收!透过演习可以让对岸的敌人「警惕」、让岛内的人民「安心」、让军中士官兵「团结」、最重要的是,透过演习找「缺失」改进。于北辰最后说,念佛经不见得参透佛法! 
2020-07-08 05:21:55

台军方证实 台海军陆战队进驻东沙

图为台海军陆战队99旅步3营、66旅步2营进行为期5天的营教练暨长距离行军训练,官兵们一早全副武装,采徒步方式展开行军,磨练意志与体能,强化部队战力。 台军方为增强东沙岛战备,以移地训练名义,派出海军陆战队兵力进驻,防大陆军演夺岛;台防务主管部门证实,移训兵力有一定规模,移训时间则视东沙岛周遭情势,以及中国大陆是否军演而调整;据了解,陆战队派出99旅兵力移训东沙岛,并由副旅长林家宏上校率队进驻。蔡英文上周六视导南部台军基地,并在陆战队指挥部与99旅副旅长林家宏视讯,蔡英文办公室并发新闻稿说明通话内容,透露陆战队兵力进驻东沙岛的部署。军方人士说,陆战队移训东沙岛是机密行动,如果不是蔡英文办公室证实,军方是绝不会公布的。台防务主管部门官员昨指出,陆战队移训东沙岛,是属于移地训练,为短期派驻,非长期驻守;陆战队赴东沙岛移地训练,目的在强化海巡的专长,以及后勤维保等防卫能力。蔡通话勉励移训的陆战队官兵「如期如质的完成训练任务」,亦代表是阶段性任务。日本媒体「共同社」5月曾报导指出,中国大陆可能在今年8月实施以夺东沙岛为想定的军事演训,相关话题受到朝野“立委”高度关注。东沙岛长期由陆战队驻守,2000年2月1日起换防,改由海巡署兵力驻守,并成立「海巡署东沙指挥部」,岛上主要火力有120迫砲、40砲等。东沙及南沙驻守的海巡官兵,在上岛前都必前往海军陆战队学校进行受训,外界暱称为「海巡陆战兵」。 
2020-06-23 05:45:13

台军勇鹰高教机今首飞 拟提前量产

首架勇鹰高级教练机今天在台中清泉岗机场公开首飞,蔡英文将亲自视导。图为勇鹰高教机执行试飞。 首架勇鹰高级教练机今天在台中清泉岗机场公开首飞,蔡英文将亲自视导。汉翔公司人士指出,勇鹰已试飞3次,今天是第4次,另架A2机,过段时间也会试飞;这位汉翔人士说,勇鹰的轮距有放宽,起降速度也调到很低,和IDF战机不一样,是很好的高教机。勇鹰座舱罩外型与IDF相同,外界质疑比起专业教练机而言,勇鹰高教机前后座高低差不大,将使后座教官的前向视野欠佳。汉翔相关人士指出,勇鹰有像IDF之处,也有不同之处,外界有些对勇鹰批评并不公平,例如说勇鹰的后座高度不够,看不到前座的仪表板操作,不适合当教练机,就是外行说的话。这位汉翔人士指出,意大利和韩国的高教机在设计上,为了增加油量,将后段机身垫得很高,这是为了增加油量的设计,现在外界认为后座设计高,是为了看到前座的仪表操作,这是倒果为因。他说,美国现在飞的高教机是T-38,如我空军F-5战机一样,飞机后座视野与前座平行,并没有特别做高,美军一样拿来训练飞行员,真要看得到前座舱,后座须做成像游览车的高度,但不可能有这样设计,而勇鹰增加油量的设计,并不是垫高后段机身。汉翔受疫情影响,美国波音公司减单、延单,为弥补民用航空业务营收骤减之影响,汉翔打算与台空军协商,提前量产高教机。据了解,军方仍认为应先依计划,明年进行战术测评。勇鹰号高教机订2021年11月进行小批量生产,2023年3月起量产,并计划在2026年6月完成66架交机工作。汉翔将与台防务部门商讨,冀望全案能提前于2020年开始量产,藉此弥补波音营收短少的损失。 
2020-06-22 05:43:49

揭密:装甲兵骚动 战车冲出营区直奔台北 军方吓出一身汗

(示意图/资料照/军闻社提供) 新竹湖口是台湾装甲兵重镇,1964年发生的湖口兵变震动全台,军方对坦克部队的管制特别小心,但很少人知道1976年有第二次兵变,一辆坦克车冲出营区欲直捣台北,台北卫戍部队出动围捕,最后三名叛变土官两人自杀、一人重伤。前参谋总长赖名汤在1976年3月24日的日记中写道「战车部队出事」,今晚9时30分,湖口的装甲第2旅,有上士代副排长杨炳荣,因为受了连长两节耳光的打,很气愤的率领了其他两名中士车长,驾了M41战车一辆,冲出营门,沿新丰(新竹县)向观音(桃园市)而去。赖名汤在深夜11时50分得到了报告,即通知陆军马总司令(安澜)和宋作战次长(心濂),应即通知一军团及卫戍师,即刻追捕,并务必阻止其进入台北市,终于在桃园观音、大园之间的沙坑上发现,三员中二中士已自杀,杨上士自杀未遂,但受重伤。装甲部队如此的出事,这是第一次。坦克战力十足,有如机器战警,一旦兵变威力惊人,军方对此也了然于胸,特别是1964年第一次湖口兵变之后。台军久训不战,加上大陆籍老兵无法回家又不能结婚,部队心理状况其实极不稳定,稍一不慎就会出事,不仅是陆军部队,空军警卫旅、防砲部队也经常发生军纪问题,甚至有军人挟持民女、携械扫射。第一次湖口兵变发生在1964年1月21日早晨,时任陆军装甲兵副司令赵志华少将到陆军装甲兵第一师,进行年度装备检查。上午10时许,赵志华完成各项检查,在集合场对受检部队训话时,突然言辞激烈攻击政府,并号召装甲兵到台北勤王、清君侧,结果被政战人员伺机制伏。台行政管理机构前负责人郝柏村在回忆录中写道,在他即将结束侍卫长生涯之际,蒋经国特别提醒他,现在部队与十年、五年前均不同,带兵应注意部队的心理状态,要听不由口中说出的话,用心听心中的话,考核部队心理是否在动乱中经得起考验。蒋经国特别提及装甲兵赵志华事件,虽为不知不觉,偶然一人所发生,但必须提高政治警觉,防范类似事件再度发生。赵志华与蒋纬国将军交情甚笃,当年因未能继任装甲兵司令而在湖口意图兵变,经军法审判判处死刑,判决已经总统批可。但总统又批示案留侍卫室,故死刑判决迄未发下,当然也无从执行死刑。
2020-06-17 05:28:05

台海周边会开战吗?台退将于北辰:出现这场景就危险了

陆美军舰罕见同时经过台湾海域。图为美军「伯克级」驱逐舰贝瑞号4月23日由北向南航经台湾海峡后,续往南行驶。(摘自美国海军官网) 中美军机军舰近期频繁出现台海周边,外界担心会不会开战,台湾退役将领于北辰分析说,按照现在的状况,美军和解放军是打不起来的。但若是出现异常的安静,看不到中美两边的飞机、船舰时,只剩下海鸟的时候,那就危险了!于北辰在YouTube直播时表示,最近台海周边军事活动异常热闹,中国大陆和美国在此大秀肌肉,那台海周边会不会开战?“5·20”前解放军和美军会不会打起来?于北辰认为,若中美航母战斗群在南海巡弋时就擦枪走火,那这两支部队是不会打仗的。他举例说,日本在二次大战偷袭珍珠港时,整个太平洋船只的活动归零,除了没有军事船只外,所有电报是保持「静听」,不能有电报、不能有一点军事活动,因为要保持奇袭的效果。若船跑来跑去,对方就会有准备了,怎么打?因此解放军要打老美或老美要打解放军,绝对不会在海上秀肌肉,一定保持异常的风雨前宁静,当整个南海保持异常的冷静,什么船都看不到时,那就要紧张了。于北辰点出,以前辽宁号每半个月会在南海绕一下、美国舰队也会半个月来绕一下,突然发现一个月了,美军不来,大陆解放军也不来了,按照现在的状况,美军和解放军是打不起来的。会在那边叫嚣的,不会打起来;真的会引起战争的情况,就是两边原来有船只在军事演习,却突然间全部都消失了。比如当台湾沿海异常的安静,看不到美军的飞机、船,也看不到解放军的飞机、的船,只剩下海鸟的时候,就危险了! 
2020-05-10 06:27:56

母亲节前夕:新北市孝子载母遇兵酒驾 母亲飞出抢救不治

母亲节前夕一名骑重机的孝子载母亲行经滨海公路时,遭到一名林姓男子驾车擦撞,后座的母亲喷出后,经抢救无效。(瑞芳警分局提供/吴康玮新北传真) 母亲节前夕遇断魂车祸,母子天涯永隔,新北市贡寮区东兴街一名年约26岁的黄姓男子骑乘重型机车载着母亲,年约58岁的陈姓女子,于9日晚间6点多行经滨海公路,不慎与21岁林姓志愿役军人所驾驶的车辆发生擦撞,导致重机后座的妈妈身受伤重,送至澳底保健站急救后于晚间7点13分转送基隆长庚医院救治,经院方抢救,于晚间8点20分不治身亡。警方到场进行酒测,重型机车前座骑士26岁黄姓男子酒测值为零,而林男酒测值则为0.02MG/L,未达酒驾标准,警方推测为可能为误差值或微量发酵酒精影响,目前持续正在厘清肇事原因,至于其余驾驶人及乘客,仅黄姓骑士轻微擦伤,其余皆无生命危险,由于林男是现役军人,警方依规定通知基隆宪兵队。交通队指出,酒精浓度达道路交通安全规则第114条第2款规定标准,为吐气所含酒精浓度达每公升0.15毫克或血液中酒精浓度达百分之0.03以上,即算是酒驾违规。 
2020-05-10 06:10:51

蓝批蔡英文执政军纪比马英九差 严德发:我负成败之责

国民党“立委”陈以信质询时批评,蔡英文上任后军纪案件层出不穷,比马英九执政时,军纪事件倍增,「军纪如此败坏,是防务主管部门负责人或小英责任?」图:取自立法机构直播画面 防务主管部门负责人严德发上午列席立法机构“外交及国防委员会”,项目报告「台军军风纪案件之处置、反霸凌、性骚扰与自残防治等相关作为」。国民党“立委”陈以信质询时批评,蔡上任后军纪案件层出不穷,比前马英九执政时,军纪事件倍增,是防务主管部门负责人或小英责任?严德发表示,他负成败之责。陈以信质询时出示蔡英文2013年到凯达格兰大道出席洪仲丘案头系「国防布」头巾的照片,当时严德发在副参谋总长任内,蔡则是在野党重要领导人物。蔡当时严厉批评当局掩盖真相,希望洪案是最后一件,但自从蔡担任“三军帅”以来,军中自裁事件到目前为止有多少件?防务主管部门回应表示,近3年是50件。陈以信据此批评,蔡上任4年后轻生案居然有四五十件,而军中毒品案、贩毒、酒驾案、性骚案成立案明显上升,军纪案件层出不穷。严德发表示,不管是个案或少数官兵不守法,必须要检讨,但绝大多数军人都是奉公守法,竞竞业业从事维护台湾安全工作,防务主管部门已提出八项改进措施。陈以信说,马英九也担任过“三军统帅”,八年任内每年平均任内涉毒案件,与蔡任内涉毒案件相较,人数减少,蔡执政时期却多了贩毒人口,酒驾列管则增加一倍,性骚更增加三倍。他质疑严德发,马执政时严是“陆军司令”,「前后都是你在作」,为何差这么多。马文君也质疑,蔡执政后短短三年台军有46人死亡案件,有人出来道歉吗?严德发说,要检讨,此节伤害形象,但绝大多数官兵都是奉公守法。马文君表示,防务主管部门曾发旌忠状给洪仲丘,但家属不愿领。若黄案经查后是真的遭到霸凌、业务量过大而离开,他可否领旌忠状?严德发表示,要根据调查事实,依相关规定配合办理。但“立委”批评,旌忠状领取有其规定,但防务主管部门经常屈服于政治正确或舆论,对需有制度与肩膀顶起来的,却没作到,才会造成问题愈益严重,恐瓦解军心。 
2020-05-08 05:24:19

“汉光演习”如何摆脱「声光秀」的质疑?

2019年“汉光演习”在彰化公路战备道操演紧急起降,F-16V完成油弹整补作业后,从战备道起飞。 图/联合报系资料照 “汉光演习”是台军最重要、规模也最大的年度三军联合演习,一般来说分为两个阶段,一是计算机兵棋推演,二是实兵验证。计算机兵棋推演使用联合战区层级模拟系统(JTLS),模拟未来几年台军可能面临的威胁,由三军大学的教官扮演攻击军,台军各部队担任防御军,进行一整周不间断的指挥所演习。第二阶段的实兵验证,再依据计算机兵棋推演的结果,检验三军部队的作战能力,也是国人较为熟悉的传统实弹操演。“汉光演习”从一开始到今天,也几经变革。比如计算机兵棋推演从单纯在日间举行数天的方式,改为更贴近实战的状况,连续五天四夜不间断进行。实兵验证则依国际情势变化或其它需求,加入过反恐演练、新武器展示、后备动员、防空演习、高速公路战机起降、甚至是国防战力展示等活动。其中最高潮,电视会转播,总统也往往会亲自出席的,就是三军联合反登陆演习,这也是每年曝光率最高的台军演训活动。往好处来看,“汉光演习”顺应时代改变,与时俱进,在电子媒体上展现出最新锐的武器与震撼人心的火炮发射画面,有助于提升民众对国防的信心。但往坏处来说,新加入的项目,变来变去,许多华而不实,训练成效有限。各种作战操演为了让媒体拍起来好看,或牵就于莅临视导的长官与参观的一般民众,常常做出许多妥协,进而让整场操演更象是火力展演,而不是高强度的实战训练,使年度最重要的一次三军联合作战演习成效不彰。  方便媒体拍摄,“汉光演习”已非单纯的部队训练 举个例子,历年来台军在进行反登陆演习时,火炮阵地总是在视野最好的滩头正面,排成一整排,不止军容壮盛,炮火齐射时更是声势惊人。可是将我方的炮兵部署在视野良好的开阔地区,也代表敌方很容易发现我方的火炮阵地。虽然这一、两年来炮兵部队略有进步,加强了掩体工事与伪装,但一整排火炮整齐地排列在滩头,仍然极易遭到敌方的舰炮反制或空中攻击。正确的方式是曲射式火炮应该稍微向内陆后退一点,部署于敌方舰艇视野不及之处。以分散伪装的方式,利用地型地物,将炮兵阵地隐藏在不容易被发现的地点。再由位于滩头的炮兵前进观测官或无人机、斥候直升机等单位,提供敌方坐标,进行攻击。以台军目前规划的滩岸歼敌战术,与陆军各型火炮的射程,曲射式火炮稍微向内陆后退几百公尺或一公里,并不会太影响到火力的覆盖范围,却可以大幅提升炮兵部队的存活率。相信如此基础的炮兵部署原则,台军炮兵部队的基层指挥官也知之甚详,可是在“汉光演习”中却采取完全不合理的方式。最有可能的原因当然是这样才方便媒体拍摄,好在社会大众面前展现炮兵的作战能力。只是这在无形中也让基层官兵少了一次宝贵的操演机会,无法趁机熟悉真正作战时的战场环境,与如何伪装阵地。 2019年“汉光演习”CM-11勇虎式战车进行实弹操演。 图/路透社 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空军。战机飞抵滩头进行低空炸射并投掷热焰弹,是演习中最精彩的部份,只是投掷热焰弹并没有攻击能力,热焰弹是要反制敌方的红外线飞弹,以保护战机安全。各国航空展中常有这个桥段,是因为投掷热焰弹是最壮观的画面。低空炸射其实也很危险,毕竟敌方的两栖登陆舰队都有一定的防空能力,护卫舰艇的防空飞弹可以轻易击落低空飞行的战机。今日的空军战机之所以昂贵,是因为先进的战机都有在战区外发射对地攻击武器的能力,即便是使用红外线或雷射导引飞弹,也尽量不会飞这么低。空军会采用最原始的作战方式,低飞投掷传统弹药,可能原因也在于这样在滩头上的媒体才拍的到。除了空军战机外,陆军航空旅的AH-1W超级眼镜蛇与AH-64E长弓阿帕契两款武装攻击直升机,也常在三军联合反登陆演习中,低飞到滩头正上方进行低空炸射,甚至离开滩头出海攻击敌方的登陆艇,但这是否是个正确的战术,恐怕也有值得推敲之处。原因在于AH-1W是与OH-58D奇欧瓦斥候直升机互相搭配作战,OH-58D在机身主旋翼上方的桅顶,配备了光电侦察系统,可以让斥候直升机低飞并隐蔽在障碍物的后方,只露出桅顶上的光电侦察系统观测敌方的位置,再传送给地面上的炮兵或AH-1W发动攻击。理论上AH-1W甚至不用现身,就能发射雷射导引飞弹进行攻击,以增加武装攻击直升机的存活率。 2019年“汉光演习”AH-1W超级眼镜蛇发射地狱火飞弹。 图/美联社 新型的AH-64E长弓阿帕契武装攻击直升机甚至更进一步,将性能优异的长弓雷达安装在桅顶上,可以躲藏在敌方视线不及之处,只露出长弓雷达,自行侦测并标定目标,立即发动攻击。台湾陆军在购买了最新型的AH-64E后,从未在过去的反登陆演习中展现这种神出鬼没的作战能力,演练如何躲藏在海边的建筑物或防风林后方发动攻击,实在非常可惜。台湾武装攻击直升机的种子教官都曾远赴美国受训,一定知道如何发挥这两款武装攻击直升机的最大攻击能力,并保护自己不被敌人发觉。但在屡次的“汉光演习”中,我们都不断看到武装攻击直升机毫无掩护地飞到滩头上,曝露在敌方两栖登陆舰队的防空系统威胁中。这原因还是只有一个,就是要让大家看到台军的建军成果,只是这可能跟真实的作战情况并不相符。过去军方为了让演习有「可看性」,花了不少的心思,问题在于有很多实战演练的东西,是无法完全呈现在媒体上的。除了前面提到的几个例子外,包括空军战机的视距外空对空作战训练,或海军舰队的长程反舰或防空操演,都是媒体所无法拍到的。为了要展现这些精彩画面,军方甚至开始利用锐鸢无人侦察机的侦搜能力,来转播飞弹成功命中靶舰的画面。虽然这也验证了军方掌握战场情势的能力,但不也正好说明这场演习的目的并非单纯的部队训练。 2019年“汉光演习”AH-64E阿帕契攻击直升机进发射热焰弹。 图/美联社 借鉴日本,让作战演习与火力展演分流 在此无意批评防务主管部门部尽全力在媒体上展现战力的用心,因为在某种层面上来说是必要的。在民主国家和地区,军方有义务让纳税人知道钱花到哪里去了,以争取民众对地区防务的支援,并维系社会民心士气。再者,台湾改采全募兵制后,也常常举办静态的防务装备展示或各种参观活动,以加强人员的招募,因此这些「表演」无可厚非,但应该有更好的方式来避免这种情况所产生的弊端。台军不如借鉴邻国日本每年所举办的「富士总合火力演习」。这个演习的某些部份,就是不折不扣的火力展演,还开放一般民众可以自由抽票入场,让社会大众可以亲眼看到日本自卫队的建军成果。开放一般民众参观的部份,其实并没有什么实质的训练效果,操演的科目简单,对参观民众来说也更安全。换句话说,就是将真正的「作战演习」与「火力展演」分开,让彼此不会互相干扰。一旦两者分开,台军的作战演习将可以更贴近实战,从严从难,只开放专业的军事记者进入采访。火力展演则兼具火炮保养射击的功能,可以消耗各种过期弹药,并安排好安全的观看距离,设计各种声光效果,让媒体取得最佳的拍摄角度。一方面能敦亲睦邻,安排各级官员民代视察,另一方面也可以广邀学校组团参加,做为招募人员的最佳广告。 2019年“汉光演习”在彰化公路战备道操演,吸引民众观赏拍照。 因此,“汉光演习”可以拆成三个部份,包括计算机兵棋推演、实兵验证与火力展演。实兵验证就兵棋推演中发现的可能问题,进行真正有训练成效的三军联合演训。其次,火力展演的部份,则可以安排新武器的动态展示,各种重炮射击,飞弹发射等,各司其职。脱离了作战训练任务的火力展演部份,还能设计各种吸引人的桥段,甚至安排学生在教官指导下,举行小规模的纸上兵棋推演,了解台海防御的问题,这将是最为生动的防务教育。舆论战与媒体战早已经是国家和地区防卫的一个部份,防务主管部门与时俱进,利用重大演训来建立全民防卫的信心,可谓是用心良苦,却也让“汉光演习”包山包海而常有沦为声光秀之讥。根本的解决之道,很可能是让两者分流,参演部队也不用为了飞弹命中率,而降低演习难度,并反覆演练,这样根本没有办法找到问题所在。真正的作战演习,以最高标准来检视部队训练成果,而火力展演则尽力达到争取社会大众支持与招募人员的目标,或许这样才能同时达到两者的最大效益。
2020-04-30 10:15:12

24确诊官兵趴趴走 全台疫情拉警报 小英要台军检讨道歉

图为陆军39化兵群19日执行海军磐石军舰消毒作业。  台海军敦睦舰队新冠肺炎群聚扩大!台湾才连续两天零确诊,继前天新增3名军舰确诊者,昨天又一口气增加22名病例,其中21名是磐石军舰实习生和军人,另1例则是在美国留学的境外移入个案,岛内累积个案共420人。蔡英文对敦睦舰队集体染疫,造成社会大众疑虑表示遗憾,要求台军彻底检讨防疫管理作为。 台两军校自今(20)日起停课两周 由于台海军官校与台“国防大学”政战学院均有2名以上学生确诊,防务主管部门副职张哲平昨宣布,两校自今(20)日起停课两周,不能回家,与确诊官兵接触者住学校的隔离营舍,没接触的人,在校自主健康管理。台湾流行疫情指挥中心指挥官陈时中表示,前晚紧急召回744名官兵,经过一晚彻夜采检,全数采检完毕,720人目前一采阴性;新增的21例都是磐石军舰上的确诊者。对于这次染疫数众多,陈时中坦言「很紧张」,必须尽快将第二条防线守住。 地方政府绷紧神经 展开消毒疫调 海军敦睦舰队共744人,3月12日至15日曾停靠帛琉,离开帛琉后于公海航行近30天,4月15日返台下船;由于全舰官兵全台趴趴走,各县市政府皆绷紧神经展开疫调及消毒。目前累积确诊病例达24人,于医院隔离治疗,其余720人一采阴性,已安置于6个集中检疫所及1个军营集中检疫。指挥中心指出,磐石军舰21名实习生及军人,共19男2女,年龄介于20多岁至40多岁,发病日介于4月14日至18日,感染源待厘清;接触者疫调中。陈时中表示,昨天已发了2、3千封关怀简讯给744名军舰成员的接触者,提醒自主健康管理。至于24名确诊者相关足迹,若停留超过一定时间就会公布地点,至于详细足迹会交给地方政府请他们清洁消毒与疫情调查。蔡英文昨发表3点声明,防疫视同作战,要求台军除了表达向社会致歉、愿承担应有的责任外,更应该以此为鉴,彻底检讨防疫管理作为。 黄曙光自主管理 曾与蔡总统会面 由于主持舰队结训的“参谋总长”黄曙光已被要求进行自主健康管理。蓝委点名曾与黄曙光接触的蔡英文应进行快筛检验。台湾当局领导人幕僚机构发言人张惇涵证实,黄曙光4月16日曾赴官邸与蔡等共同参加例行会议。不过他说,当日会议座位都间隔1.5公尺以上社交距离,与会人员并全程配戴口罩,事先量测体温,进行手部及鞋子消毒,会议场所及设备更高频次进行消毒作业,「但为求慎重,将请医疗团队更严密关注总统的日常健康状况」。
2020-04-23 08:00:00

陈道辉委屈了!台“宅神”公开基层官兵感人私讯...网疯传

陈道兴、陈道辉(右)兄弟。(本报系资料照) 台湾海军敦睦舰队28名成员确诊新冠肺炎,支队长陈道辉少将接受电话备询一度哽咽,「我在此我用生命保证,我绝对没有隐瞒任何疫情,因为如果我知道已经有人感染,我一定会遵照命令立刻返航。」稍早「宅神」朱学恒也在脸书公开一封来自陈道辉昔日下属的私讯,希望朱学恒能帮忙将内容公开,让陈道辉知道还有基层官兵在挺他!朱学恒公开基层官兵私讯后,引起不少网友留言讨论,「上级的说词一日三变,难以对民众交代...」、「我挺奉令敦睦的海军+1」、「为什么总是让优秀的好长官背负责任」、「摘星星啦,出事时总该有人出来扛,医官明明有上报的,到底是谁欺上瞒下?」还有人担心发起声援海军活动的人,恐怕自己要担心秋后算帐。 
2020-04-23 06:43:53

天数最短 台海军舰队史上最倒霉敦睦行

台海军敦睦舰队磐石号已确诊24名新冠肺炎患者。图为包括磐石号补给舰在内的敦睦舰队,在海上进行运补等操练情形。 「磐石舰」内部设置负压隔离病房,以备不时之需。(陈信翰摄) 台海军敦睦舰队有24位官兵染疫,台湾流行疫情指挥中心专家咨询小组召集人张上淳研判,疫情恐怕早在舰上已有数波感染,军方官员说,这次敦睦出访是史上最短天数、也是最倒霉的一次。张上淳表示,磐石舰的感染源仍难以认定,须有更进一步的疫调,才能判断。由于该舰2月底出航,3月12日至15日停靠帛琉,随后又在海上漂泊30天,不排除舰上早已有感染者,现发现的确诊个案恐怕是经过第2、第3波感染。台“国防医学院”医学系内科教授张峰义认为,应是早有「无症状」感染者上船,才会造成这波疫情。军方官员说,24例确诊官兵,没有1例在舰上有发烧,而且活蹦乱跳,由足迹图观察,都是去吃喝玩乐的地方,即可知道,「敦睦舰队真的没有隐瞒疫情,而是官兵没有染疫症状」。军方官员说,依疫情指挥中心规定,3艘军舰在4月13日就已满30天的隔离,因为3月是大月,按规定14日清晨,官兵就可以上岸,但海军多安排1天,让“海军总医院”医生上船评估官兵健康状况,如果这天不算,在军舰靠港6天,只有领港员登舰,并无其他外人上船,敦睦官兵在15日是全员休假。军方官员说,昨天700余官兵紧急召回,全台分7处检疫,每人发一个号码牌,没名没姓,广播叫到那个号码,就是确诊,带着手机去接受疫调。疫情指挥中心给军方的资料也是号码,军方无法知道确诊官兵的级职与姓名。军方官员说,这次因疫情考量,包括军校生、海军乐仪队、莒拳队等官兵,都安排在磐石舰,往年军校生还会轮流安排到其他两艘军舰,今年都没有,全都在磐石舰实习。此外,敦睦舰官兵到达帛琉时,官兵轮流上岸,晚上仍回到军舰上住,所以今年的敦睦出访,行程很短,只停1个国家,回台还要先在船上待6天才能下岸,又有24位官兵染疫,堪称史上最惨的敦睦行。
2020-04-20 05:04:41